著名徽商集团溃败并非个例,国企监管力度有待加强

原创 2019-9-8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徽商是中国商业史上的著名品牌。在当代中国,有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居徽商地,冠徽商名,5年前还号称年营业收入600多亿元、将冲击“千亿徽商”,如今却陷入亏损,年收入剧降至不足50亿元。这就是安徽徽商集团。

徽商是中国商业史上的著名品牌。在当代中国,有一家国有大型企业居徽商地,冠徽商名,5年前还号称年营业收入600多亿元、将冲击“千亿徽商”,如今却陷入亏损,年收入剧降至不足50亿元。这就是安徽徽商集团。

图片1.png

2010年,徽商集团的营业收入达343.8亿,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第188位,届时安徽徽商集团也安徽省的明星国企,时隔五年,徽商集团的经营规模超过1000亿。

2003—2007年间,许家贵一直担任着亳州市市委常委以及常务副市长等职务,2007年1月开始,许家贵进入徽商集团任职,这也是许家贵堕落的开始,也是徽商集团走向下坡路的起点。

2017年,安徽省巡视组正式介入徽商集团的调查,在调查中,徽商集团问题严重,许家贵也因此入狱。 

许家贵被捕后坦言,当发觉自己的政治生涯无望时,就开始盘算着在国企中捞金。除许家贵以外,由此想法的还有安徽省能源集团原董事长白泰平,安徽出版集团原董事长王亚非等,他们都是利用国企为自身铺路,上任后,利用权限为自己和他人谋取私利,侵吞国有资产,收受贿赂。

徽商集团的溃败并非许家贵一人所致,而是众多的许家贵之类才使他最终倒下。许家贵在位的几年内,徽商集团离职员工已有一千有余,不乏集团的中高层干部,他们的离职或许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例如集团内任用亲信,将自己的儿媳妇安插在人力资源部做了副经理。除此之外,徽商集团还查出一系列作风问题。集团各子公司招待费长期居高不下,仅徽商金属公司每年就达数百万元,超标接待、铺张浪费司空见惯。

经办案人员介绍,许家贵经常借考察之名公款旅游,伙同一些公司管理人员工作时间饮酒、打牌、打球。经查,其中仅上班时间经常陪他打乒乓球的员工就有4人。还有司机因为帮民企顺利拿下某个项目获得了一笔不菲的中介费,董事长许家贵就更不必说了,仅他一人,就造成了国有资产价值达19亿的流失。

国企长期处于近似于“监管真空”的状态,致使许家贵案并非个例,如安徽省皖北煤电集团孟庄煤矿,原矿长许家满利用上级集团公司监督乏力、同级监督缺失,以及生产管理制度的不完善或故意有令不行,先后侵吞公款8241万元,私分国有资产955万元,受贿485万元。拿着这些不义之财,许家满在合肥市多个楼盘累计购买了近50个商铺,企图将贪腐而来的国有资产洗白为个人资产。

中国人民大学国企改革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表示,国企的监事会与外部审计太过形式化,在“三重一大”事项监督、完善内控体系、外部治理等方面难以发挥应有作用。此外部分国企的信息公开不充分,使社会公众监督难以实现。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啊野,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