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中年戒烟更紧迫的是,是青少年戒电子烟

原创 2019-11-4 话题分类:智能制造
摘要: 很大程度上,在电子烟上打年轻潮流牌,是一种恶,由此取得的收入是带血的收入。

双十一的头一天,一记闷棍砸在了电子烟从业者的头上,尤其是罗永浩,刚刚在坚果手机新品发布会上被一众旧部挥手拜拜“罗先生是优秀的演讲家,罗先生再见”,眼下新的创业风口项目又被有关部门挥手拜拜,两天之内,两次打击,真是有种天妒英才的味道。

当然,电子烟线上销售禁令出台后,笔者目之所及的电子烟从业者都很“熊”。比如有个人刚刚花了3万买了某品牌的淘宝代理,如今灰溜溜找方法挽回损失。某电子烟中部品牌负责人对笔者轻描淡写地发了一句话“线下才是王道”,但一个强颜微笑的表情包暴露了难堪的处境。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获得电子烟最主要的途径是互联网,占比达到45.4%,将近50%,而且以最有消费能力的年轻人为主。一个大蛋糕被切掉最新鲜最甜的部分,只留下干巴巴的面包层,如果你是吃蛋糕的人,你气不气呀。

事已至此,电子烟在大陆地区彻底结束了野蛮生长的红利期。当然,纵观全球,发达国家及地区像美国的部分州、中国香港地区已经全面了禁止电子烟,还有泰国、巴西、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所以,国内电子烟从业者还是相当幸运的。

比如笔者采访的另一位电子烟从业者就相当有觉悟,他表态行业太乱了,洗一洗十分有必要。

当然,这估计是有底气的。线上渠道被砍了,线下渠道会更加活跃,对于早就布局线下渠道的企业来说,非但不是坏事,还是扩张的绝佳机遇。

从目前来看,市场上主要是这两种态度,但是,似乎少有人发现电子烟行业真正的问题所在。


国内电子烟的宣传骗局

对于为什么要用电子烟产品,很多人可能脱口而出,戒烟。专业点叫替代烟草。在享受吸烟快感的同时,又无尼古丁的危害。

这是典型被各路广告洗脑了的。只要仔细分析一下,这是非常不现实的。

首先电子烟和香烟的在口味上不可能一致,即使技术水平达到,对于烟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中老年烟民来说,也没有多大吸引力,老烟民对抽烟的危害其实比谁都心知肚明,他们之所以成为老烟民,就是视健康为无物。而且年龄越大,习惯越难改变,让这批人改变习惯,难于上青天。

这是典型的电子烟目标群体,但很难转换。

对于只有几年烟龄的甚至更短的年轻新烟民来说,比如一些学生、年轻白领,如果你对他们说,这东西能戒烟,你来试一试。他们肯定会觉得你是傻叉。因为他们会觉得我那么年轻,我还没有到戒烟的地步。但是,如果你对他们说,这东西欧美年轻人都在玩,有水果口味等各种新鲜口味等,外观酷炫,他们才会感兴趣。

目前来看,电子烟商家用的就是这种套路:明着以戒烟为宣传口号,实际上暗地给年轻新烟民、非烟民洗脑。

无论电子烟口味多么花哨,什么绿豆、西瓜口味,还是外观多么丰富酷炫,目的只有一个,都是为了吸引年轻群体。

结果呢?拿美国的数据来看,美国卫生公共服务部长AlexAzar称美国有500万青少年使用水果味的电子烟。美国蒙大拿州州长布洛克最近表态说,目前美国已有1080起确诊的肺部疾病病例,其中两起发生在蒙大拿州;在48个州以及美国的一个领地内,已发生21起与电子烟使用相关的死亡案例。超过一半的病例患者年龄在25岁以下。

先不说死亡案例与电子烟的相关度到底是多少?但是,这等于告诉你,如果你抽少量抽烟什么问题都没有,但如果抽电子烟,轻则出现肺部疾病,重则死亡,你还抽吗?

香烟的危害性是确定的,而电子烟的危害性仍然是不可控的。把一种不可控的产品向青少年推销,这是国内电子烟行业最大的恶。

根据CBNData数据显示,国内电子烟消费市场,95/90后无论在人数还是在消费金额上都是消费主力,两者合并占比达到超过50%左右。

所以,当很多人为罗永浩的小野电子烟请了陈冠希做代言拍手叫好,觉得是骚操作的时候,其实陈冠希也是无意在作恶,笔者当然不是针对陈冠希,而是陈冠希对年轻群体,尤其未成年群体的诱导性太大。

其实,真正应该请的是赵忠祥才对,不是吗?


呼吁青少年戒电子烟更迫切

事实是残酷的,中国烟民的戒烟意愿非常低。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成年吸烟人群戒烟意愿普遍较低,戒烟率未呈现明显变化。

“15岁及以上人群戒烟率为20.1%;每日吸烟者戒烟率为15.6%。16.1%的现在吸烟者打算在未来12个月内戒烟,计划在1个月内戒烟的比例仅有5.6%。在过去12个月吸烟的人中,19.8%尝试过戒烟。尝试戒烟的前三位原因分别是担心继续吸烟影响今后健康(38.7%)、已经患病(26.6%)和家人反对吸烟(14.9%)。”

另外,民间机构新探控烟机构的2015报告显示,中国控烟三年烟民不降反增,戒烟成功率仅14.4%。

也就是说戒烟率增长缓慢,戒烟率低,只有不到40%的烟民有比较积极的戒烟意愿,也就是说为了健康,剩下的都是迫不得已。

迫不得已的事情,其结果很可能就是反弹。笔者有一个朋友,三天两头念叨戒烟,三天两头又抽上了。更何况在者40%的积极烟民中可能也有相当多的“伪积极”人士。

所以,很大程度上,比中国烟民戒烟更为紧迫的事情的是,可能也更加行之有效的是呼吁年轻群体、青少年群体戒掉电子烟。

首先,电子烟安全的不可控性,这点已经是共识。电子烟的成瘾性同样值得强调。比如,今年315晚会上,中国控烟协会副会长支修益表态说,长时间吸食电子烟的青少年,也同样可以产生对尼古丁的依赖,他们成为卷烟消费者的几率非常之大。

其次,国内电子烟企业的违规操作实在太多了,很多人抽的就是假电子烟。作为占据了全球90%以上电子烟产业,所以国内的电子烟造假的普遍程度不次于莆田医院。

笔者曾采访的电子烟店主告诉我,一些高大上的商业连锁店自己做仿ODM厂商的货,它们有自己的工厂,拿到一个机器的各种各样的数据后就开始打样仿冒。比如可能是一个纯银的机器,它做成一个铝、锡的,然后镀一层涂料。卖的还是银的价格。假机器、假烟油、假烟弹盛行,危害性更不容小觑。

第三,2017年中国电子烟消费人数达740万,相对传统烟民,数量还是相对较少的,可控性强,但行业正处于爆发增长阶段,总的来说,目前正是防止事态趋向不可控的关键时机。相对于老烟民,年轻人的说服成本也相对较低。

当然,想用这些原因说服年轻群体,可能还不够。

有人说,现在网上销量控制了,但线下渠道的监管是难以控制的,总不能让消费者出示身份证吧。这是对的,甚至可以说,无论网上网下销路的可控性都不强。因为只要青少年的需求源源不断,那么生产和销路就不会是问题。

这背后最大的问题依然是前面强调的宣传营销问题:当它被包装为一种青年潮流文化,那么青少年就会趋之若鹜。一旦青少年群体心理成瘾,其结果不下于游戏、球鞋成瘾。

有人可能说电子烟本身就是潮流文化,但事实上,目前流行的电子烟为小烟,构件简单、操作便捷、容易携带,而真正的电子烟潮流文化的载体是大烟,主要特点是烟雾量大,而且构件、操作也比较复杂,且有表演性质。两者截然不同。

而将目前的电子烟产品包装成为潮牌是电子烟从业者的过度宣传,逐利心理所致,目的是扩大消费群体,尤其是年轻消费群体。

所以,更重要的是规范营销宣传,核心在于警惕一切刻意将电子烟与青少年审美消费趣味挂钩的品牌,警惕和减少过度年轻化的口味和包装,呼吁电子烟品牌营销更加聚焦成熟烟民群体。

最后,笔者想要说的是,很大程度上,在电子烟上打年轻潮流牌,是一种恶,由此取得的收入是带血的收入。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疯茨,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