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救鱼到救渔,从官救到自救——中小企业如何“抗疫求生”?

本文转载自:中外管理 2020-2-6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中外管理》杂志社社长、总编 杨光2020年的超长春节,在弥漫着新冠病毒的清幽中,很适合回忆当年的非典。就先讲个非典时我的亲身经历来暖个场。

《中外管理》杂志社社长、总编 杨光2020年的超长春节,在弥漫着新冠病毒的清幽中,很适合回忆当年的非典。就先讲个非典时我的亲身经历来暖个场。


闪办户口的神奇2003年4月,很不幸,家兄疑似患有非典而进驻了著名的小汤山,“生死未卜”。通电话几乎都是立遗嘱的口气。古稀之年的家父、家母也必须接受现在同胞们都熟悉的家中隔离。而嫂子更是正带着刚刚满月的孩子困守家中。于是去街道为侄子办户口的责任,自然落在了我这个全家唯一“自由身”的肩上。成年人都深深地知道,到基层办事,往往是三难: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我当时还是跑衙门的棒槌,自然做足了至少要跑个两三趟的“心理功课”。那天,北京的街头就和前几天一样,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人气。等已看到了冷清的街道办大门,忽然发现门口很神奇地多了一张小桌子。桌子后面端坐一人。我正要走上前去谦恭打听,只见那位同志远远地就有力伸出了手掌,像交警下达指令一样道:“别过来!就站在那儿!”我一惊,立即停步。“你来办什么?”“给孩子上户口。”“把材料都放在桌子上。然后退后。等着。”自然照办。只见这位同志拿起桌上的材料,转头就近了身后的办公楼。我,就乖乖地立等。结果,没几分钟这位同志就出来了。我正等着他进一步的训示。“办完了。快走吧!”啊?这么简单?这么快速?这么神奇?我揉揉眼睛打开户口本一看,就是这么神奇。那一刻,真是里里外外如沐春风。我们平素总是抱怨我们政府部门办公效率低下,这次亲身经历告诉了我:真不尽然。只要中国政府重视了,办事效率是可以非常之高的!


要救“鱼”,也要救“渔”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新春之际新冠病毒肺炎肆虐华夏,当年影响全国的非典——又来了!当从中央最高层到基层老百姓,乃至解放军官兵,都举国齐心启动之时,我们可以用令全世界惊掉下巴的速度,一方面一杆子插到社区实现分区隔离,一方面变戏法一样火线盖出两所“小汤山”。这毫无疑问是因为我们政府对于全国民众生命健康的高度关注,并作为了不惜一切代价的头等大事来抓,来保。

但问题也随着而来——当防疫成为头等大事,我们的经济呢?当生命已然重如泰山,我们的生计呢?当病患引发万众瞩目,我们的企业呢?很多朋友心存惶惶之下,这时真顾不上思考这个。看起来,比起人命,这些都算不了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可是,只要我们能(也一定能)扛过这一劫,我们举国就要(甚至已经)面临这个躲不开的排比难题:如果企业倒了,我们怎么保就业?如果就业松动,我们怎么保稳定?如果稳定失守,我们怎么保幸福?如果幸福不保,我们怎么追问初心?“鱼”是生命,自然“保鱼”是前提;但“渔”是生计,因此“保渔”是基础。既然如此,那么能够撑起全国“鱼鱼众生”的“渔”,主力又是谁?是我们创造了“五六七八九”的民营企业!又特别是广大中小企业!而相对于有家底的大集团,我们广大中小企业,偏偏在这场尚未见顶更未结束的特大疫情中,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甚至是致命的。这种致命的冲击,不止对微观,对宏观的冲击也会很大。不少学者已经做了很深入的分析,核心总结出来的就是:微观上,时值严寒深冬和春运流动,决定了这次新冠病毒肆虐对民企,特别是第三产业的冲击,远大于上次非典;宏观上,又逢中国产业结构高速向服务业转型,决定了这次新冠病毒肆虐冲击第三产业而对中国经济的伤害,也远大于上次非典。

餐饮、住宿、旅游、交通、文娱、零售、会展、培训等强线下场景依赖的行业,也是民营企业汇集的行业,几乎都面临全面停摆的灭顶之灾——最直观的,光除夕一天突然取消的年夜饭预订,全国餐饮业损失了多少?光春节贺岁片电影临时全面撤档,全国影院损失了多少?光日前各地严格隔离、航线大批取消,全国旅游业损失了多少?但他们为此已然支付的巨额成本,又找谁去报销呢?我们第二产业的制造业,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是我们中国的隐形冠军型企业,也都纷纷面临诸如海外订单被取消、既有订单无法交付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可以这样说,为了“鱼”越安全,为此“渔”就越受伤。


春节“渔”政的温度那么,主导了经济产业结构升级调整的中国政府,在全力以赴救“鱼”时,对救“渔”应该置身事外吗?相对于承载国家命脉的国企,相对于承担纳税重任的龙头,对散落各处的中小企业,已然千头万绪的各级政府部门,会有意愿与余力关注进而救助吗?说实话,面对依然在扩散恶化的严重疫情,我和不少忧国忧企的朋友,起初真的不乐观。但诚如非典时那个以为要跑两三趟的街道办,我们总是习惯延续对一些部门日常做派的印象,而低估了每当紧急关头我们各级政府所能迸发出的巨大力量。就像救“鱼”时,我们的中央可以调集全国乃至军队力量以近乎一眨眼的速度建成两座应急医院,在救“渔”时,我们的地方同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对我们濒危的中小企业出手相助!就在2020年2月2日这个被民间闷中作乐的日子,苏州市人民政府在春节长假的最后一天,在全国率先颁布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十条政策意见”。作为第一时间出台的第一份地方文件,效率之高、涉及之全、务实之深、力度之大,都超过了我们常人的想象!令人振奋!

在此不妨扼要复述一下这可以救命的十条政策:1、确保小微企业信贷余额不下降,不得抽贷、断贷、压贷;2、确保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降低,下浮10%以上;3、以20亿紧急融资额度确保重点企业贷款利率再下浮30%;4、对小微、无贷款企业进行逐户了解金融服务需求;5、对不裁员、少裁员参保企业,返还上年50%失业保险费;6、对困难中小企业,社保缓缴可达6个月;7、承租国资用房的中小企业,1个月免租金、2个月租金减半;8、对困难中小企业,可以申请减免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9、对困难中小企业,可以申请纳税缓缴3个月;10、对中小企业创业园优先给予政策扶持。基于此,接下来我们不难做出两个展望:随着苏州先动起来,全国各地都会陆续出台针对中小企业的优惠救济政策;随着疫情不断发展,税收、社保政策还会从缓缴进一步深化为减免。事实上,历朝历代面对天灾,也大都会出台粮银赈济、税收减免的优惠政策。当然,历朝历代也都存在名至而实不至的政策落实问题,新中国也一样。比如,在国资银行依然以坏账率作为行长工作考核的核心标准时,他们有什么动力真的去把政策温暖送到民营中小企业里去呢?因此,苏州文件只是各地救“渔”任重而道远的开始而已。


救“渔”,还要先逼自己!但承载“渔”的“鱼”——也就是中小企业和企业家们,救“渔”的起点,只能是“自救”。正所谓,自助者天助。对于人,别人愿意帮你,是因为知道你行,帮你有用。对于中小企业,你至少要有本事活到政府的政策能落实在你身上。这一段很多专家也都在纷纷发表中小企业的自救箴言。我不再重复。从直观体验上我有如下几点感受:1、家有余粮,心中不慌。事实上,我最近一段接触到的“中国造隐形冠军”企业,普遍可以自信地说:我们大半年甚至一年不开工,工资也可以全额照发。现金储备,是当前企业应对疫情困境最切实的底气。前述之所以政府要用金融和财税救济,还是因为相当多的中小企业没有足够的现金储备,甚至可能一个季度都挺不过去,所以才需要政府出手。2、蓄水池战略不是老土。互联网时代告诉我们应该今天花后天的钱,现在全瞎了。仅去年阵亡的创业企业名单,基本上都是互联网企业。如今事实证明,我们企业家就必须像起先的地主老财一样,把以往好日子挣下的钱给攒住了——经济牛市一过,一定用得上。日本企业普遍储蓄率很高,就是上百年各种危机洗礼下积累的宝贵经验。中国企业刚经历一个经济周期,又刚叠加一个天灾危机,比起日本百年老店,我们要学的还很多。3、今天的从容,来自昨天的远见。虽然中国市场环境不确定性多,但也别再说战略远见与应变没用。随着中国逐渐融入世界并与世界紧紧捆绑,中国受全球大环境影响的确定性在大大提升。去年市场环境下行已经很明显,如果还在按老套路激进投资、盲目扩张,今年天灾这关基本上就很难挺过去了。甚至说,即便没有这次瘟疫,当前的经济和资本,也支撑不了过去盲目的烧钱和扩张。即便烧钱模式的始作俑者美国资本市场,去年也不再接受WeWork这样的所谓独角兽了,就是最明显乃是划时代的信号。4、凡墙都是门。世上没有后悔药。当前除了苦练压成本,死拼现金流,中小企业就是逼着自己改变习惯的路径,发现全新的机会和资源。事实上,很多新机会并非之前完全不知道,很多新资源并非之前找不到,但都擦肩而过,只是我们习惯性总对自己的过去保有依赖,总对市场的未来报以侥幸。那个猪都飞的时代,一去不返了。如今,生存抑或者死亡的现实就摆在这里,我们只有逼自己去完成之前只喊没做,或只做但没做到位的该做的事情,逼自己去洗心革面,置之死地而后生!

当新冠病毒肆虐,使得当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企业,面前都只有一条生路时,其实一切就开始变得简单。我们除了咬紧牙拼死冲过去,除了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没有其他选择!新冠病毒这一仗,我们必须赢!也一定赢!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中外管理,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