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突袭下,实体批发中小企业的生存状态

原创 2020-2-17 话题分类:消费
摘要: 2020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大家足不出户抱着手机关注着每天的疫情动态,白天空荡荡的马路上没有一丝节日的气氛。

2020 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中国人的生活节奏。大家足不出户抱着手机关注着每天的疫情动态,白天空荡荡的马路上没有一丝节日的气氛。

如果有带薪假期,承受的还只是生活的枯燥无味,而那些直接面临房租、员工工资及各项费用压力的企业主,则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生产型企业无法复工,经销型企业无法补货,外贸型企业无法及时交货。

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对于中国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的影响开始凸显。有关数据表明,如果按照账面现金计算,有80%以上的中小企业维持时间不超过3个月。在复工日期一天天被推迟的情况下,如何启动“新开工模式”,成了摆在所有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面前的一道考题。青峰财经关注到小商品市场这一实体批发领域的小微企业,他们当下的生存状态在小微企业中很具有代表性。

疫情突袭实体批发行业 ,中小企业受冲击

浙江的义乌,山东的临沂,河北的白沟,东北的武安,西部的成都是中国小商品交易最为集中的几个市场。以义乌为例,按照往年的时间安排,义乌市场的几万家商户跟家人团聚后,本该欢欢喜喜返回市场开业,谋划新的一年的发展。但是,一场疫情,他们绝大多数都被困家中。

担心疫情的同时,这些中小企业的老板们更担心今年的业务。订单怎么接,生产如何安排,客户如何联络等等问题压在心头。

主营办公用品文具的刘先生(化名),在义乌已经从事小商品生产二十多年,工厂有50多个员工,年销售额能达到五六千万,在小商品城属于比较有代表性的商户。刘先生的产品以出口为主,占比超过80%。因为三月、四月是外贸的旺季,交通管制,复工延期都会导致订单交期延误,此外还有无法正常报价等诸多直接和间接影响,刘先生表示:“之前难得谈下来的国外客户,这次之后是否能继续合作就要画一个问号了。”在国内,他是以线下的B端客户为主,原本2月份正是国内文具的旺季,然而这次疫情也让旺季销售全军覆没。总之他这一次的损失不可估量。 

目前,商城已经给刘先生了一部分店铺租金补助,但面积三、四千平方的工厂厂房方面暂时还没听到减免房租消息。疫情的突发,本属于无法抗拒的天灾,但让刘先生比较懊悔的是,“没有更早布局线上业务,否则不至于如此被动。”

他所讲的线上业务,是小商品城早在2012年就上线的“义乌购”。作为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线上平台,其注册用户皆为其小商品城内线下商户。2010年以来,电商行业的快速发展,让以线下坐商销售模式的小商品城备受冲击。在意识到电子商务的重要性以后,义乌商城集团便斥资创办了小商品城网,并在2012年改名为“义乌购”。

义乌小商品城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产品销售以外贸为主,产品出口比例将近70%。从这一点来说,小商品城不止是中国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也是全球的小商品集散中心。

对外贸型企业来说,当下正值交货的旺季。但从当前形势看,新冠疫情对我国外贸企业的影响已经显现:部分外贸企业被迫停工停产无法完成订单,产能短期内无法迅速恢复,物流企业也延迟开工,订单发货也成问题。这对于现金流本身就紧张的小微企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图:疫情前的义乌小商品市场)

线上业务,疫情之下的新机遇

1月31日,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有关外贸走向的讨论就开始多了起来。尽管WHO并不建议限制贸易和活动,但部分国外航司停运中国航线,一些国内发运港与主要船东推迟复工,都给进出口企业笼罩了一层阴霾。

作为中国经济的压舱石,外贸的稳定对我国宏观经济平稳运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帮助中小企业主们闯过这次疫情,化危为机,就成了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项紧急任务。

面对着这场没有硝烟的“新战役“,商务部印发《关于帮助外贸企业应对疫情克服困难减少损失的通知》,指导六大商会发布外企服务政策。与此同时,一场外贸行业的“自救”行动纷纷在各个城市间展开。

做为小商品城的线上平台,义乌购组织客服,收集汇总贸易纠纷类问题,安排专人帮助商家处理国际贸易合同等方面的问题,还开设专人专线,帮助需要开具“不可抗力证明书”的企业,直接与贸促会联系,最大程度上帮助经营户减小损失。

疫情之下,很多商户对于本来兴趣不大“线上”开始投入精力,进行商品选购和交易。因为春节期间整个市场闭市,往年的义乌购的流量也会随之降低,而今年,义乌购平台的流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50%,活跃注册采购商数量同比增长43.4%,用于洽谈业务的“咚咚”的活跃度同比增长近50%,新商品发布量也比去年同期增长很多。疫情倒逼众多中小商户转战线上的情况体现明显。

 

义乌购注册采购商增长趋势

隔离病毒不隔离生意,义乌购帮企业线上接单

不仅科技互联网企业需要布局线上,以义乌为代表的小商品批发零售行业,同样需要布局线上,以增加抗打击和应对未知风险的能力,这次疫情倒逼整个小商品市场线上升级就是最好的佐证。


义乌购平台供应商发布英文商品数量趋势

跟上面所提到的刘先生不同,主营业务为毛绒挂饰玩具的包女士(化名)早就将线上业务做了起来。与小商品城大多数业务一样,包女士的生意仍是以线下为主,但在线上进行了产品展示。在疫情期间,很多人没办法到实体店,但是可以在网上沟通洽谈。尤其是国外客户,本就是要先看样品、谈价格才成交,因此目前看,包女士生意受到的影响小得多。

包女士所讲的情形,也是义乌购所设立的初衷。通过将线下商户的产品在线上进行展示,方便采购方进行找货。而此前,客户必须通过线下实体店一家一家店铺实地看货,找货效率特别低,精力耗费大。而对于国外客户及外贸导向的经销商来说,线上模式的效率无疑更高。

对于这次疫情,包女士认为不必过于担心,“因为需求只是暂时减少,但该来的订单还是会来,可能是跟美国贸易摩擦的影响逐步消退,目前在义乌购洽谈的项目,尤其国外客户数量反而比往年有所增加。”对于未来的打算,包女士表示仍要加大对线上的投入。目前她公司销售规模已经稳定超过1个亿,在包女士看来,相对于员工工资的有限投入,“只要在网上拿下三两个大单,就可以稳赚不赔”。

不同于阿里和京东等颠覆线下的电商模式,义乌购自上线之日起,就将自己的功能定位为“找货”。在互联网背景下,实体批发市场传统“找货”方式越来越不便,市场数字化升级的核心是“找货”方式的升级,义乌购上不仅聚集了来自义乌的经营户,也有很多用户来自临沂、白沟、武安和成都的经营户,以及来自全国和海外的采购商。


义乌购总经理王建军表示,义乌购的商业模式十分简单,就是把义乌的实体市场搬到了网上。实体市场是以做批发为主的,义乌购网站则是以做批发为主的B2B模式,网站服务于实体。在此次疫情中,很多经营户和采购商虽然线下业务受到影响,但是通过义乌购平台,仍然可以开展业务,做到“隔离病毒不隔离生意”。

义乌购还推出了网上全景购物模式,即通过拍摄义乌小商品市场内的实体店铺之后,再通过技术处理,以3D的形式在义乌购上展示商铺和产品。这样的购物模式得到了众多采购商的认可,来自四川的采购商郭先生对此深有体会。郭先生主要销售旅游商品、景点纪念,他的公司一年总销售额接近5000万,批发与零售各占一半。受疫情影响,郭先生在各个景区的商店已经关闭。三年前,郭先生开始使用义乌购,找货效率大大提高。疫情发生以来,郭先生在景区的实体店虽然没有了生意,但是他加大了对、韩国、马来西亚及台湾等地区的批发销售,继续在线上选货和卖货,几单生意进展顺利。

目前,义乌购平台采购商注册用户数超过360万,其中10%为海外用户。

    

疫情倒逼行业转型升级,强化线上能力

在义乌有名的拨浪鼓广场上,有一组“鸡毛换糖”的铜像,这里就是中国小商品市场的发源地。从手摇拨浪鼓走街串巷的敲糖换鸡毛,到如今万商云集的国际性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商人在40年风雨路途中坚持信念、守望梦想,影响了大江南北,全球各地,在勤劳勇敢的义乌人面前,没有什么困难是克服不了的 。

随着疫情防控取得积极成效,各地开工复工有序推进,义乌小商品城也将于2月18日正式营业。目前,义乌小商品城7万户商家,21万从业人员正在有秩序的陆续返岗。

可以预见的是,通过疫情的爆发让诸多商户转战线上,更多的商户开始真正重视科技,进行线上布局。

在春节期间,流量相较去年同期增长50%的情况下,义乌购平台各项数据均保持增长。正如义乌购总经理王建军所说:“短期来看,面对疫情,会有更多的经营户通过线上方式进行交易,隔离病毒不隔离生意;长期来看,电商能够打破时间、地域上的限制,从而帮助商户们提升自身竞争优势,也会进一步推动义乌市场的转型升级。原本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现在受到疫情影响,大大加快了。”

如果说苦难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坚强勇敢,那么困难就让可以让一家企业在蜕变中重生。2003年的非典,以淘宝、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异军突起,成为中国过去十多年来经济增长的最大亮点。腾讯也借机推出了大批的QQ游戏,并一举奠定了自己的游戏帝国之位。


目前,很多商家已经陆续回到义乌,为复工复市做准备,而他们中的大多数,跟中国众多各个领域的生意人一样,将在这次疫情之后,认识到线上对于生意的重要意义并开始行动。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青峰君, 责编:刘鹏遥,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