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被恶意抢注商标:在抗疫的战场上,人心和疫苗一样重要

本文转载自:粥左罗 2020-3-1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虽说在商言商,但是商人首先也是个人,是人就得有做人的底线。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心里像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据澎湃新闻报道,有商家在李文亮去世当天,申请抢注了李文亮商标。


我赶紧去中国商标网一搜,居然有四条申请信息。最早提出申请的,是一家叫做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申请日期是2020年2月7日。


2月7日这一天,是武汉中心医院官方通报李文亮去世的日子。


从2月6日晚到7日凌晨,上百万国人彻夜难眠翘首等待,等待一个抢救的奇迹,等待一个虽迟但到的正义。

7日当天,噩耗传出。许多武汉人自发赶到医院献花致哀,祭奠这位勇敢的吹哨人,祭奠这位敬业的医生,也祭奠这位普通的中国人。


而这个时候,居然有一些公司,心里想的是:我要去抢注李文亮商标!

虽说在商言商,但是商人首先也是个人,是人就得有做人的底线。


你可以毫无良知的注册,我可以葆有良知的拒绝

从中国商标网查询信息来看,长沙市福茶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抢注。

2月7日,该公司不仅申请了“李文亮”这个商标,还申请了“文亮”商标。


我查了这家公司其他的商标申请,看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名字:汤若望。


汤若望,一个明清时代的耶稣会修士,和长沙这家公司有关系?

而在这家公司的商标申请信息里,商标申请类型是医疗器械、医药、方便食品。


有的人走了,他还活着。

活在一个时代的记忆里,活在千百万中国人的追思里,但绝不该是活在一个无良营销公司恶意抢注的商标里。

我想,大多数人可能还有一个疑问:除了道德良知,抢注李文亮商标,违法不?

《商标法》第十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


2月13日,商标局网站发布消息称,为依法打击可能发生的以病毒名、疾病名等与此次疫情防控相关名词、标志申请注册商标行为,审查部门加紧研究制定疫情防控期间的商标审查标准,严厉打击通过商标注册造谣、炒作等恶意注册行为。

除了道德良知的判断,商标局也自有公断。

遇此一事,我人力虽微,但也要站起来向这几个无耻商家高喊一句:

绝不买你家的茶叶!绝不用你家的智能科技!绝不给你们这种没心的老板贡献一毛收入!

你可以毫无良知的注册,我可以葆有良知的拒绝。



疫情的照妖镜下,照出了人性的许多险恶

都说,疫情是面人性的照妖镜。

在这面照妖镜下,我们不仅看到了滥吃野生动物的贪,隐瞒行踪的蠢,还看到了制造谣言的阴,贩卖假货的毒。

太多人失去了良心的底线,骗人的招数层出不穷,猖狂至极。

有人利用大众爱心,通过p图,把医院捐赠信息修改成自己的私人账户。


李文亮去世当天,许多人假冒其妻付雪洁,发布求助信息,骗取群众捐款。

逼的还在丧夫之痛中的付女士,不得不在朋友圈发布声明回应:网上流传的本人求助信息均为不实信息。


有人大量生产兜售假口罩,置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

1月29日,广东佛山群众举报村里有家小厂突然开工,感觉有异常。民警在现场发现厂房全是半成品口罩,要求商家出示营业执照和生产许可证时,对方一概没有。

截至当日,工厂已生产17.5万件假冒伪劣口罩。甚至还有一批,正等着运往武汉。


这样的新闻比比皆是,数不胜数。

金华查获制假团伙,环境不卫生,没有任何清洁消毒设施,设备不符合生产条件,2.5万个口罩全是假货。可恨的是,这些假口罩,同样也是大部分运往了武汉。


四川内江两人通过网络购买并销售三无口罩。这种口罩,薄得跟片纸一样。



要知道,医用外科口罩属于医疗用品,是用来保障健康的。材料不合格的口罩上,会有很多诸如环氧乙烷之类的化学残留物,不但刺激呼吸道,甚至还会致癌。

尤其是在疫情之下,黑心劣质口罩,根本无法防御病毒。

生产销售假口罩,让人暴露在新冠病毒之下,无异于拿中国人的生命去挣钱。

真想跟这些吃人血馒头的恶臭之人说一句:肺炎尚可医治,没有良心却无药可救!

防疫有两个战场,一个是与生物病毒对抗的战场,一个是与险恶人心对抗的战场。

在这场战斗中,疫苗和良知,都不可或缺。

防新冠病毒,勤洗手眼,洁身自好,这一点特别重要。

防人心的毒,保存良知,洁身自好,一样特别重要。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做一个中国人该有的样子

疫情照见的,只有人性的恶和无商不奸吗?

很幸运,答案是否定的。

其实这一个月来,我看到更多的,是人性的光辉。

这些故事中,有200名华为人春节无休,疯狂赶工火神山的通讯建设;

有阿里巴巴捐出十几亿用于专项基金和疫苗研发,还有4000多万件医疗物资;

有福耀玻璃曹德旺多次捐钱捐物,送往疫区的就有1亿现金和242万件防疫物资,又捐了4000万用于扶持小微企业。

大企业的家国情怀,自然值得激赏。不过,我今天更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两个小企业的故事,是一个口罩和一杯咖啡的故事。

1月29日,华侨赵普洲为了缓解国内口罩紧张,在柬埔寨金边收购了一家口罩工厂,自己生产口罩。

双方本来约定收购价是4万美金,结果签合同时对方坐地起价,低于6万美金不要谈。

赵普洲立即同意:“就算有损失也没关系,我能做多少做多少。”

成功收购口罩厂后,他叫来工人连夜赶工生产。口罩厂可日产10万只,每个他只卖3毛钱。成本价,一分不赚。

有人问他亏本了咋办,他说:

就算亏本又咋的?我收购就是为了缓解国内口罩紧张,又不是真想做这个生意。


在武汉,有一家小小的咖啡馆,叫Wakanda咖啡。

这家店刚刚成立一年多,却在疫情期间,成为武汉唯一还在运营的咖啡馆。

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后,他们每天为一线的医护人员免费做公益咖啡,已经送去了近万杯“武汉拿铁”。

90后姑娘田亚珍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1月24日那天,她在店里得知医护人员不堪重负,需要自己出来买咖啡提神,心里很不是滋味。

当天晚上,团队决定:给医护人员免费专供“武汉拿铁”,免费送货上门。


为了更好的服务医护人员,田亚珍做了很多功课:

选用拿铁,医护人员既可以提神又不需要总上厕所,不会造成工作不便。另外,他们把咖啡温度控制在80℃上下,保证送到医护人员手上时,咖啡还是温热的。

每个“武汉拿铁”上,都有田亚珍手写的祝福语,“医生最帅”、“护士最美”、“感恩有你”、“武汉加油”。

每一杯定制的咖啡,都有良知的温度。

田亚珍说,医护人员来交接完咖啡后,有的会突然一起冲着他们鞠躬,“那个场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见,这辈子都忘不了。”


“每天在去医院送咖啡的路上,我们看到农民把自己种的菜直接拉到医疗队,小饭馆的老板为医护人员送几百份饭菜,在国外旅行的人直接把一箱箱口罩背回来送到医护人员手里,我们见到了很多抗疫时期的‘逆行者’。

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该做的事情,只是一个中国人该有的样子罢了。”

不算豪情壮志,不为青史留名。

他们不过是在逆境中做了自己能做的事,却已然是一个中国人该有的样子。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余秋雨曾说过,缺少精神归宿,是造成各种社会灾难的主因。

最大的灾难是小人灾难,最大的废墟是人格废墟。

疫情之下,有人选择做恶,有人失去底线。好在还有更多人,依然选择从善,遵从良知。

他们中,有捐了5000个口罩的林生斌,有主动降租80万的深圳女房东。还有更多的林生斌,更多的深圳女房东。



这几天,日本的疫情越来越严重。凤凰周刊专访了在捐助武汉物资上写“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日本职员。对方说,日本即使疫情加重了,也不后悔捐赠口罩。

“因为逆境之中,更要做君子。”

这句话,真的让人感慨万千。


《论语》里,弟子子路曾问孔子:君子亦有穷乎?

孔子答: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这句话是说,君子即使身处逆境,也会固守内心的操守。而小人,则会胡作非为。

没错,身处逆境之中,更要做君子。

想让这个世界更明亮,自己首先就要发出微光。

每一束光,都是温暖和光明的原因,每一束光都同样重要,同样不可或缺。

这,或许就是人类能够战胜一切苦难的奥秘。

本文为“知顿(http://www.qingfengm.com)”的转载作品, 作者:文七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顿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