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只千亿愿景基金来了!为接管更多科技企业孙正义或再卖阿里股票

原创 2019-7-29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孙正义常常把自己的投资方法论归结为“全凭直觉”,决策方式也基本是“一人说了算”,做决定非常快,花起钱来毫不手软,往往给被投方过高的估值。


在全球科技圈疯狂“扫货”的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刚刚推出了他的第二只愿景基金(VisionFund)。愿景基金一期曾募集970亿美元,规模之大创下了世界纪录,二期计划募集1080亿美元,比一期还要多!


软银集团称,第二支基金已获得苹果、微软、高盛、鸿海、哈萨克斯坦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多家日本金融机构的投资,软银自己也将拿出380亿美元。目前软银仍在与更多的潜在投资者谈判。而它的主要投资方向,将是以人工智能为主要研发方向的初创企业。


2016年10月,软银和沙特PIF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ubadala)等共同成立了第一支愿景基金,成为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该基金原计划用4年时间把资金投出去,可短短两年它已经花出去700亿,预计到今年年底就将用光出资额度。这促使软银设立第2支基金,以维持交易机器运转。


截至目前愿景基金一期已经投资全球82家独角兽公司,包括Uber、滴滴出行、今日头条、Grab、WeWork、Cruise等,覆盖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芯片、基因诊断等前沿科技,以及汽车交通、物流、电子商务、外卖配送、生态农业等消费领域……


2019年6月,软银宣称愿景基金的71项投资,回报率达到62%。可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一期基金的成绩似乎并不如宣传中那样亮眼——


Uber上市后成绩不佳,愿景基金投入的 90 亿美元,价值从预期的 160 亿美元降至 130 亿美元;滴滴因多起恶性事件被迫放缓 IPO ;WeWork原计划在上市前投资 200 亿美元,却因投资人不认可,投资额降至 20 亿美元……


更不要说其他多个投资,至今都没能提出合理的盈利计划,完全依靠风险投资方的资金续命。


不甚理想的投资业绩,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孙正义激进的投资风格。


孙正义常常把自己的投资方法论归结为“全凭直觉”,决策方式也基本是“一人说了算”,做决定非常快,花起钱来毫不手软,往往给被投方过高的估值。


这让很多投资人感到不满。


去年秋天,愿景基金以 77 亿美元的估值,向中国面部识别公司商汤科技投资了数亿美元。数月后,当愿景计划联合穆巴达拉第二次以 100 亿美元的估值对商汤投资20 亿美元时,穆巴达拉以估值过高为由退出,整个计划泡了汤。


在沙特和阿联酋的反对下,今年 1 月软银对 WeWork 的投资计划也从 160 亿美元削减至 20 亿美元。


软银把自家一些投资项目高价转让给愿景基金,是让投资方不爽的另一个原因。


据《华尔街日报》统计,软银已经转让、出售或计划向愿景基金转让的股份总额已经达到263 亿美元,这些股份是软银在过去几年花费249亿美元购得的。其中包括以 59 亿美元估值投资的滴滴,以68亿卖给愿景基金。


在投资人看来,孙正义这是把软银早期投资的风险转移给了愿景基金。



在投资领域,孙正义的“疯狂”可谓由来已久。


20世纪90年代中期,互联网开始蓬勃发展,孙正义带领软银集团进入风险投资圈。在整个互联网泡沫时期,孙正义投资了800多家创业公司,但其中绝大多数都失败了,正义个人资产数百亿美元蒸发不见。


如果不是两笔关键投资挽救了他,孙正义将一败涂地。


第一笔是1995年孙正义用1亿美元获得雅虎33%的股份,当2000年雅虎成为史上首个市值破千亿的互联网公司,软银的投资收益高达300倍。


第二笔就是孙正义对阿里巴巴的投资。


1999年年末,马云面见了当时希望投资中国互联网市场的软银和孙正义。当时与孙正义见面的中国创业者有20多人,每个人只有6分钟时间介绍自己的公司。


就在这6分钟里,孙正义拍板决定向马云投资2000万美元,持有后者32%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随着2014年阿里上市,孙正义因为这笔投资获得了4000倍、超过900亿美金的回报。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软银又斥资500多亿美元,先后收购了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和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但市场表现均不理想,让软银背上了沉重债务。


(Arm芯片主要用于智慧城市、可穿戴设备、手机、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


如今,软银集团手握大量完全看不到盈利的年轻科技公司,不仅引起了愿景基金几大金主的不满,软银自身也陷入了债务的泥潭。


可越需要钱,融资就越困难。目前,愿景基金二期的募资并非十分顺畅,包括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加拿大养老金计划投资委员会在内的几家LP,投资意愿似乎并不很强烈,多预计出资有限或不出资。



实际上,愿景基金一期筹得的1000亿美元,来得就不轻松,其中有 423 亿美元属于优先债权。这意味着近一半的投资不要软银的盈利,只看上了每年7% 的利息。


愿景基金一期成立后,软银一直在考虑将愿景基金一期进行IPO,这样可以从那些尚未盈利的初创企业退出,减轻负债规模。软银还数次以投资作为抵押,从高盛等投行筹集贷款,填补在交易中的资金缺口。


软银另一个筹集资金的主要手段,就是出售阿里巴巴的股票套现。


早在2016年6月,也就是愿景基金成立前,软银就通过出售阿里的股票筹集了100 亿美元。其中34亿美元直接出售给了阿里巴巴,剩下的66亿美元是利用金融衍生品筹集的。2017年6月,孙正义再次减持480万股,股比降到29.2%。


2019年4~6月,因为出售7300万股阿里股票(相当于2.8%股份)以及相关金融衍生品的收益,软银获得了1.2万亿日元的税前利润,三个月就赚取了2018财年(截至2019年3月)7成的税前利润。


而阿里巴巴股票的威力,远不止这1.2万亿日元的利润。


通过抵押阿里巴巴股票,软银集团在2017、2018两年里,筹集了超过一万亿日元。截至2019年3月底,利用阿里巴巴股票借入的资金余额接近5600亿日元。


对于希望把全球顶尖科技企业都囊括其中的软银来说,要筹集实现这一目标所需的巨额资金,显然离不开阿里巴巴股票。如果愿景基金二期融资不顺利,孙正义可能再次用阿里股票换来几百亿美元。


但愿景基金的资金缺口依然巨大。即使愿景基金成功IPO,考虑到现在二级市场与一级市场出现的估值倒挂,项目要找到接盘资金有难度,况且监管方为了保护不成熟投资者,可能禁止这一群体购入愿景基金的股票。


而能否改变孙正义“一人说了算”并花钱大手大脚的做法,确保投资回报率,则是愿景基金面临的更大问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这场投资游戏还能玩多久,就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本文为“青峰财经(http://www.qingfengm.com)”的投稿, 作者:赵梓淇,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青峰财经观点。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青峰财经slogan
参与评论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最新评论